遇到台阶,它会挡在主人身前……导盲犬Happy到汉定居这半年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1-13 03:31

  长江网1月12日讯(记者姚传龙)1月8日上午8时30分,26岁的王奥林从武昌梅苑小区的家中走出,前往自己经营的位于楚河汉街的养康堂中医推拿馆。一路上,他要接受安检搭乘地铁,上下楼梯台阶。这段看似平常的路,对于一个盲人来说步步都很艰难。

  不过,王奥林的出行用时和正常人一样仅需30分钟,立下汗马功劳的是王奥林的“伙伴”Happy。Happy是只3岁的拉布拉多犬,也是一只导盲犬,它来汉仅仅半年。

  目前在武汉,有2条导盲犬,它们是主人的眼睛,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帮手。

  王奥林和导盲犬Happy在一起 记者姚传龙 摄

  面对台阶、楼梯,导盲犬用身体微微侧挡在主人身前

  “Happy,去地铁站。”“Happy,回养康堂,别分心。”下着口令,王奥林在Happy的导引下前行。Happy会避开障碍,时不时回头看看王奥林,以便调整自己的步伐,让王奥林走起路来不缓不急。遇到前方有台阶、楼梯等不平地方,Happy会停下脚步用身体侧挡在王奥林身前,以示提醒。到工作地、父母家是王奥林最常去的地方,前两三次王奥林会找视力正常的朋友辅助引导,几次过后,Happy已经准确记住这些路线。

  导盲犬被称为盲人的“第二双眼睛”,全球有超过80个国家拥有导盲犬,总计约110个导盲犬培训机构,逾3万只导盲犬帮助视障人士实现独立生活并参与社会活动。在我国,大连、上海、南京、广州等地设置有导盲犬培育基地。

  导盲犬的选拔极为严格,注重品行、体格、体态外,还要筛查基因,必须家族三代内无伤人记录。此外,在历时2年的走、卧、引导、避开障碍物训练中,一旦出现伤人意图,将会被淘汰,因此每年成功上岗的导盲犬数量有限,一只导盲犬培训成本20万元上下,加之导盲犬的服役年限通常在8至10年,全国目前正在服役的导盲犬仅有200只上下。

  王奥林和另一名导盲犬主人是通过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申请的,申请人多,导盲犬有限,加之申请免费,等候时间很长。从2015年申请,到2019年5月领养导盲犬,两人等待了4年。

  导盲犬Happy的工作证 记者姚传龙 摄

  武汉人对导盲犬的接受程度很高

  从大连回到武汉,王奥林乘坐飞机,到武汉后,王奥林又乘坐高铁前往此前工作的深圳。在武汉,他主要依靠步行和地铁出行。

  乘坐飞机前,王奥林提前一天向航空公司发送邮件告知自己需要和Happy一起登机,航班工作人员专门将其安排到飞机的最后一排,这里空间很大,方便王奥林和Happy挨在一起。

  在武汉火车站搭乘高铁前往深圳,王奥林首先拨打12306,申请工作人员帮助。武汉火车站工作人员见到王奥林和Happy,把王奥林和Happy送上列车,直到安坐在座位上。

  7日晚上在路上行走,当有人看到Happy佩戴的导盲鞍上有“导盲犬”三个字时主动避让。

  “回到武汉后,整体来讲还是很方便,大家对导盲犬的接受程度很高。”这一点也是王奥林能够在武汉正常创业的保障。

  早年因为工作求学需要,王奥林把户口迁往外地,此次回到武汉创业,他正在办理居住证,居住证办理完成后将为Happy办理武汉户口。

  武汉市公安局治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导盲犬工作证全国通用,只要提供导盲犬工作证,工作人员将为导盲犬落户武汉办理手续。

  导盲犬在武汉属于新鲜事物

  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,也曾有工作人员提出Happy需要佩戴嘴罩,以免咬伤人。

  “导盲犬是工作犬,不具备攻击性,更不会伤人。”王奥林解释,更重要的是,为导盲犬戴上嘴罩,会让导盲犬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在嘴罩上,分心直接危害到视障人员的安全,这也是王奥林在Happy正常工作时依然会不断下达“别分心”口令的原因。

  在王奥林和公共交通工具管理方沟通后,对方表示,只要王奥林携带自己的《残疾人证》和《导盲犬工作证》,Happy无需戴上嘴罩即可乘坐,这也方便了王奥林的出行。

  不过,在个别餐厅,也有工作人员提出王奥林就餐时,Happy需要在店外等候。导盲犬是王奥林的移动盲杖,离开Happy,他的移动会受到限制。其实导盲犬注射过疫苗,且每年都必须体检,体检结果将报给导盲犬培训基地,以查看导盲犬是否能够继续工作。

  看见导盲犬需要人们做到“四不一问”

  人们遇到导盲犬时,不呼唤、不抚摸、不喂食、不拒绝,主动询问视障者是否需要帮助,是人们文明对待视障者和导盲犬的标准动作。

  市政协委员、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杜帆介绍,不呼唤是不要以声音、手势吸引导盲犬的注意力;不抚摸是不要在视障者未经同意的状况下任意抚摸导盲犬;不喂食是不要以任何食物吸引或喂食导盲犬,这三不的目的就是避免导盲犬分心,影响它们工作的专注力。

  不拒绝是当导盲犬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时,可能引发偏见。此时周边人需要学会包容它们,不要轻易拒绝。主动询问则是有时主人和导盲犬来到陌生环境,这时导盲犬不太熟悉路况,当人们看到视障者在公共空间徘徊不前时,希望人们能够主动询问。

  在今年两会上,杜帆提出,一方面希望尽快出台有关视障人员的保护办法,让社会关心、包容导盲犬。另外建议相关职能部门调研能否在在武汉设置导盲犬培训项目,方便更多视障人员能够有导盲犬提供帮助。

  “有导盲犬,我们可以实现自主出行,无需家人陪伴,在通行效率上,导盲犬和盲杖相比至少提升50%。”王奥林坦言,自己现在的便利出行,感谢Happy,更感谢武汉的包容。

  【编辑:张玲】
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